九州YG电子:第四百零一章 有些事情说来也怪……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蒲志高进来了,身后跟着的是依旧带着面纱的蒲希尔。

    蒲志高躬身见礼,笑着说道:“相公果然还未洗漱,都是小人疏忽,便让小女伺候相公洗漱。”

    甘奇并不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蒲志高也不多言,又是躬身:“小人退下了,相公早眠。”

    说完蒲志高就退了出去,还把门带上了。

    屋内两个人,甘奇坐在床沿之上,十七岁的小姑娘站在门口不远,也有紧张局促,两人相隔了七八步远。

    此时自然得是甘奇先开口:“水呢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奴婢这就去打水。”说完小姑娘紧张地打开门,出门去打水。

    这也是甘奇第一次听到蒲希尔说话,汉语说得极好,仔细听的时候,倒是能听出一点点口音,声音很温柔,似是那种不太敢见人的小姑娘一般。

    不得片刻,水就打来了,甘奇倒也不多等,自己把靴子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连忙把木盆搬到甘奇脚下,意思就是给甘奇泡脚。

    甘奇问道:“不先擦把脸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姑娘又把木盆搬到一边,把里面的布巾取了出来,稍稍一拧,递给甘奇。

    甘奇接过布巾,胡乱往脸上一擦,说道:“看来你也是不会伺候人,你爹却偏偏让你来伺候我……泉州这大热的天,合该洗个澡在睡,罢了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姑娘有些愣。

    甘奇说得也是,这般豪富人家的女儿,身边奴仆几百之多,怎么会伺候人呢?被人伺候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奴婢去给相公打浴汤……”小姑娘还是怯生生的。说来也是悲哀,如此豪富之家的掌上明珠,却被逼着来伺候一个第一次见的陌生男人,甚至还不是伺候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一天不洗澡也死不了人。”甘奇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不洗澡身上臭。”小姑娘下意识答道。

    这一句,听得甘奇哑然失笑:“哈哈……你怕我臭到你了?”

    这句话问出,小姑娘立马就把头低下了,不知是后悔自己在大人物面前失礼了,还是单纯后悔自己瞎说话有些害羞。

    甘奇又道:“把面纱取下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动也不动,只有放在身前的双手手指正在互相揉搓着。

    此时的甘奇,自己俯身把木盆又端到了脚下,把脚放了进去,要说臭,甘奇这脚还真有点臭。

    空气中的气氛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小姑娘站着一动不动,甘奇自己给自己洗脚,左右揉搓着,洗得倒是很舒爽。

    洗好之后,甘奇用布巾把脚擦干,然后又自顾自脱衣,泉州的气温与北方完全不同,即便是十月了,依旧不冷,还能有二十多度,对于习惯在北方居住的人来说,甚至还会有一些炎热之感。

    甘奇也不在乎那么多,随便一脱,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了,然后往床上一趟,方才开口:“拿个扇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姑娘转身在屋子里寻了寻,取了一个蒲扇在手。

    甘奇又开始指挥了:“搬个凳子坐在床前,扇风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如机器人一般,除了没有摘下面纱之外,甘奇怎么指挥,她怎么做。此时已然坐在甘奇面前,看着甘奇壮实的身板,硕大的胸肌,八块腹肌,开始扇扇子。

    甘奇是真的会享受,自己睡觉,一旁还弄个小姑娘扇扇子。

    甘奇还真的就闭着眼开始睡觉了,闭眼的时候却还说了一句:“天气炎热,难以入眠,可不能停。”

    说完甘奇掀起被角把八块腹肌盖上,盖腹肌的时候,还摸了摸腹肌,口中自言自语:“近来少了锻炼,腱子肉都不太明显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是一个哈欠,睡觉。

    小姑娘就这么看着甘奇,不断摇着扇子,心中的紧张也慢慢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兴许她今日是做好准备来的,她也知道入得这个房间会发生一些什么,只是事情好像没有往她想象的那个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甘奇慢慢呼吸平稳了,甘奇真的在睡,似乎还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手臂也有些酸了,却也不敢停下扇子,只有左右来回换手。

    扇着扇着,一旁油灯的灯芯也慢慢端了,光亮也慢慢暗了下去,房屋里其他地方也不再明亮,唯有床边这一块区域还能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小姑娘开始上下打量着甘奇,看看甘奇的脚,黑黑的脚毛,发达的大腿肌肉。

    从大腿往上看了一眼,小姑娘又连忙转过头去,只觉得自己看的不该看的东西,哪怕没有看到,也觉得自己做了傻事,连忙不去看那个区域,被角盖着的腹部,两团硕大的胸肌,似乎看起来也有些羞人。

    甘奇的脸,不白,但也不黑,轮廓分明,颇为刚毅。

    故意蓄起来的山羊胡,还不多,也远远不是虬髯模样,这代表了甘奇还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。

    再看看甘奇的嘴巴,鼻子,眼睛,发髻……

    小姑娘无所事事,慢慢看着,这里看了看,那里看看,心中还想:这个宋人与她的父亲兄弟们到底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除了五官上的区别,倒也没有什么不同的。

    真要说不同,这个大热天不洗澡的年轻官员,好像并不臭。

    细细再闻一下,还真不臭。

    小姑娘有些奇怪,难道宋人流的汗不臭的吗?

    小姑娘不相信,又把鼻子往前凑了凑,再闻一闻,嗯,还是有一点点臭味的,只是比她父亲兄弟们的体味好了太多。

    弄明白这件事情之后,小姑娘又盯着甘奇的脸上看。似乎又找出了一些区别,九州YG电子:这个叫做甘奇的年轻贵族,脸上的皮肤细腻非常,比她的父亲兄弟们的皮肤好了太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看着,小姑娘眼皮也有些沉重起来,瞌睡来了。

    扇子也停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头慢慢低了下去,却又不知为何,陡然间惊醒了,连忙又把扇子摇了起来。还生怕床上的甘奇发现了自己在偷懒。

    是的,这小姑娘有些怕甘奇,不仅是这小姑娘怕甘奇,主要是蒲志高对甘奇太过看重,甚至逼着自己亲生女儿来主动献身。所以小姑娘知道面前这个宋人贵族是惹不起的大人物,所以小姑娘才会睡着了又陡然惊醒了。

    当看到甘奇鼾声已起,还睡得香甜,时不时砸吧一下嘴巴,小姑娘这才心安,慢慢摇着扇子,然后换只手再摇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小姑娘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还有几句轻声耳语,是门外守卫在换岗。

    已经趴在床沿上的小姑娘再一次惊醒,擦着嘴角的口水,又连忙低头去已经流到床上的口水。

    有一个尴尬的事情,甘奇忽然翻了一个身,刚好压在了那一小滩口水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小姑娘有些着急起来,想把手伸到甘奇的身下,却又不敢,扇子依旧在摇。小姑娘在一种尴尬复杂的情绪里,不知多久,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甘奇倒是没有热醒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在要转醒的时候,甘奇感觉自己的腰间有些痒,便伸手想要去挠一下。

    一伸手,摸到了一团头发,甘奇半梦半醒之间,知道是有女子睡在自己身边,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他毕竟是结了婚的人,便又伸手摸了摸这女子的脸颊,迷迷糊糊说道:“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甘奇的手在小姑娘的脸上抚摸了几番,小姑娘才陡然站起,捂住自己的一边脸颊,满脸通红,到处去找那个遮脸的纱巾。

    纱巾却在甘奇身下压着。

    甘奇也被小姑娘的大动作惊醒了,转头看了看,明白了过来,又是个哑然失笑,说道:“你昨夜可有偷懒?”

    小姑娘连忙摇头:“奴婢没有偷懒。”

    此时甘奇才看清楚这小姑娘的模样,高高的鼻梁,消瘦的脸颊,整齐洁白的牙齿,红红的嘴唇,姑娘是真的很美。

    甘奇佯装一怒,说道:“你定是偷懒了,你看看我身上,都出汗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的不敢多答,双手又在揉搓,头也低下了。她在为自己说谎而心虚。

    甘奇坐起身来,拿过自己的裤子穿上,拿过上衣套上,便也发现了自己身下压着的纱巾,捡起来拿在手上,问道:“你平常薰的什么香?”

    “就是薰衣草。”

    薰衣草原产地就是地中海,传到中国还是解放后的事情。薰衣草就叫作薰衣草,就是用来熏衣服的,香味相当好闻,甘奇如此问,显然就是一直能从这姑娘身上闻到这个香味。这玩意从西方运到东方,也是价值千金的东西。

    每每说古代海洋贸易,都会提到一个重要的贸易货物,就是香料。这种东西多是从国外往中国运送,香料一般而言也分两个大类,一类就是薰衣草这种“香水”一样的东西。另外一类就是调味料,比如胡椒。

    胡椒这种东西,在唐朝还有一个大案,那便是元载案,唐代宗时期的宰相元载,因为贪腐被赐死,怎么形容他贪腐极其严重呢?衡量的东西之一就是胡椒,他家有八百石胡椒,相当于富可敌国,皇帝都没有这么多。皇帝气得把元载的几代祖坟都给挖了,全部劈棺弃尸。

    “好闻,这纱巾就算是你送给我的了。”甘奇把纱巾往怀中一放,自己穿好鞋袜。

    随后甘奇下了床,推开门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在房间之内,却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洗漱的水呢?”甘奇站在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奴婢这就去打水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飞快跑出门口,也不敢看甘奇,只知低头跑。

    甘奇伸了个懒腰,站在门口空地上,竟然活动了一下身体,然后做一些俯卧撑之类的,接着还打起了拳,看来八块腹肌还是很重要的。甘奇是真的有好长时间没有锻炼身体了,这武艺还是得练,保持每日不辍,总难保有什么生死关头需要靠自己。

    小姑娘早已把水端来了,却不敢说话,只看着甘奇锻炼身体。

    周侗还递上去一柄刀,甘奇接过之后,又耍弄了一番,接着又是长枪。

    周侗在一旁笑道:“大哥,您这手近几个月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真是生疏了,以后每日得练,克己自律,方称君子。”甘奇此时是下了大决心,以后每天不管多忙,起床之后一定要走几趟武艺。要想把兵刃耍得如臂指使,勤练不辍是唯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不仅适用兵器之道,也适用与任何手艺,连踢足球都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大哥将来是要当宰相的,强身健体即可,拼斗杀人的事情有我们呢。”周侗答道,周侗其实算是甘奇武艺上的师父,他觉得甘奇这般的人物,是真的没有必要在武艺上下多大的功夫。

    甘奇只是笑而不语,把长枪再耍了一通之后,方才停手。

    一旁的蒲希尔,连忙把一个小木盆端上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小姑娘,又戴上了一个面纱。

    甘奇洗着脸,洗完之后,小姑娘又端来一杯清茶给甘奇漱口。

    漱完口,甘奇笑着对小姑娘说道:“走了,以后再见。”

    甘奇就这么走了,留得小姑娘端着茶杯留在原地,远远看着甘奇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蒲志高早已等候在大厅之中,他早就起床了,只是一直不去打扰甘奇,早餐之类早已备好。

    甘奇来了,蒲志高伺候着甘奇吃早餐。

    吃着吃着,甘奇忽然开口:“早些在城内置办个宅子,带着希尔一起入城来住。”

    蒲志高闻言大喜:“相公,此番入城就带钱去买宅子。”

    甘奇很是满意:“嗯,不错。”

    吃完早餐,上船扬帆起航,再次出海路回泉州。

    甘奇自顾自上船回去,倒也没有注意到岸边远处,有一个戴着面纱的姑娘正在远远眺望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说来也怪……

    蒲志高带着憧憬,心情十分好,甘奇一时到楼船顶部,一时到船头迎风,一时到船尾看看尾流。

    蒲志高都跟着,还主动介绍着:“相公……此船相当坚固,便是用来打仗也不差,您看这头前,是可以加装一个撞角的,那边侧舷都是加固过的,可以防敌人船只来撞……风帆若是全部立起,一共有六面,行驶速度极快,转向也极为灵敏。要说这大宋匠人造船的工艺,当真是世间最顶尖的。”

    甘奇听着,也到处看着,口中问道:“这可是艨艟?”

    “回相公,这不是艨艟,艨艟还要更加狭长,那是专为冲撞而造的,速度更快一些。只是艨艟是平地,在江河湖泊还用,在海上不好用。若是把艨艟改造一下,尖底而下,加重物压舱,在海上冲起来,想来也是势如破竹。”

    要说什么事情还是得有个专业人士,蒲志高显然就是海战的专业人士,像蒲氏这种家族,做生意是做生意,但是那些海上违法犯罪的事情想来也做得不少。不过海洋之上,也没有什么法律可言。

    甘奇忽然问了一语:“你可有这种海上艨艟?”

    蒲志高笑了一笑,兴许心中略有一些犹豫,不过还是说道:“小人手下倒也有几艘。”

    有几艘?那应该就不止几艘了。

    甘奇满意着点着头:“不错,你蒲氏在这海上实力想来是数一数二的。”

    蒲志高立马接道:“小人不敢妄言,不过要说在海上的话,还真没有几个敌手,唯有西洋有个叫威尼斯的地方,那里的船队实力也不差,虽然舰船不怎么样,但是数量极多,轻易不好招惹,也难碰上。其他地方,倒也都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蒲志高看似谦虚,其实就是在展现实力。此时就得在甘奇面前展现一下实力了,这是在展现他的价值。

    甘奇对这个实力很是满意,还认真蹲下来研究了一下船舷,看看这船舷好不好改造。至于改造什么,便是后话了,也还远着。

    大船回了泉州,甘奇上岸,还亲自带着蒲志高在大街上逛,买宅子的事情,刻不容缓。8)

    
414.748g.com
牛牛赌博 ag平台ag亚游平台手机app ag亚游娱乐平台登入 欧亿娱乐官方网站 全民娱乐时时彩注册登入
bmw763.com 澳门24小时娱乐城MG电子 龙8娱乐SW电子 博狗金龙棋牌 中东棋牌娱乐城
辉煌金龙棋牌 中东DT电子 88赌城真人棋牌 凯旋门乐游棋牌 辉煌KG开元棋牌
九五至尊线路检测中心手机版下载 165msc.com ag娱乐平台下载 msc635.com 325sun.com